阿企

⚠️↓↓↓点开↓↓↓⚠️




你点开了就是我的人了!

废柴系写手√

意识流系列写手√

乙女、腐都写都吃√

大叔控√

长篇连载中(杰佣)

沉迷打游戏

叫我老企鹅就好

QQ:2951084715

400of点文

 @寻找微光的卡西 点文吗小可爱,你是第四百个粉丝哦⊙∀⊙!

【王者乙女】当你离家出走

*本文为白/信/良x你


*第一次写王者乙女,ooc严重,有bug务必评论区告诉我,谢谢❤


*接受下翻↓↓↓








【李白】

“我受够你了!”


在他有一次从满身酒气地回来,你终于选择摔门而去。


料理家里的是你,打扫院子的是你,他每次醉酒归来的醒酒汤也是你烧的,而他就像个没事人似的,一会儿去那里玩玩,一会儿去这里逛逛,留你一个人在家。


夜晚,没有去路的你选择拜访了你的老朋友狄仁杰,对方并不惊讶你的出现,只是吩咐元芳准备了一下客房。


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越想越来气,混蛋李白,醒酒汤当你的那些红颜知己去弄吧,我不奉陪了!


早上,你在跟元芳他们一起吃饭时,听到狄府外传来门卫的骂声,元芳出去看了一下,回来说李白醉倒在府前。


狄仁杰一边喝粥,一边朝你使了个眼色,你走出府门,下一秒就被人从背后抱住,桃花酿的香气刺激着你的嗅觉。


「抓到你了。」


“你先放开我,行吗。”


你推了推缠在你腰上的手臂,对方却缠得更紧了。


「不能,嗝,放手,不然你,嗝,又会跑的。」


「李某,就,嗝,这一个夫人,怎么可以,嗝,丢了。」









然后李白就因为喝一晚上酒加着凉去了扁鹊那里。


扁鹊:滚,不收酒鬼。









【韩信】

「所以,你就因为我抢你的野,所以要离家出走?」


眼前的红发男人调笑着说,似乎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你又不是只抢一局!你局局都抢的啊!害得我们都发育不起来,都十连失败了!”


你自然是气的不行,其实也算你倒霉,局局都遇到他。


「就因为这个?」


他挑眉。


“我不管,我要走了,我不喜欢……啊!”


你起身想走,突然手被他抓住,整个人倒在他怀里。


「嘘。」


他的食指抵住你的嘴唇。


「永远,都不要说这种话。」







其实韩信很想承认,你被抢野后气鼓鼓的样子可爱极了~







【张良】

“我不喜欢你了!你去找一个博学多才的女朋友吧!”


你在被他再一次嘲讽智商之后终于爆发了,手刚碰到门,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以你的生存能力,你在脱离我之后找到一份工作的概率是百分之十,而能找到睡的地方的概率是百分之五,其中百分之五十你会被拒绝,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你要花三天时间才能做到。」


他抿了口茶,把书翻过去一页。


“……请原地娶我。”








张良:还好媳妇儿不聪明,不然我的瞎说就要被识破了。







下一发诸葛亮赵云刘邦和长城组,反响好就写

【恋与漫威】机不逢时

*本文为盾/冬/锤/基x你


*因为第一漫威乙女意外的还不错(?)所以就有了这一篇


*有人要看小叽居和其他的话可以评论区说一下(虽然我已经打算写第二篇)


*有bug请务必评论区告诉我,谢谢❤


*ooc有,接受下翻↓↓↓







【美国队长】

你第一次遇见他,是在部队里。


你是一个医疗兵,因为医术不错而被派到了大名鼎鼎地美国队长的队伍里。


你天生不善交际,更别说是跟美国的精神象征握手了,所以在你和你的同事一起去见他时,你选择了躲在医疗室里调配药剂。


可是慢慢的,你发现他是一个温柔的人。


一次,他因为失误而躺进了医疗室,你将他安顿好后就开始调配药剂。


还剩下最后一个药剂时,你仰头看着高不可及的架子,一边咒骂着高个同事愚蠢的决定,一边拼命去够架子上的药剂。


「别动。」


低沉的男音从你身后传来,你看到自己想要的药剂被拿下。


“啊谢谢……等等?”


你回头,看到美国队长站在你身后,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


「四倍的愈合力,小姑娘。」


他似乎知道你要说什么,抬手揉了揉你的头。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报道了,回头我会来感谢你的。」


他笑了笑,离开了医疗室。


你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拿着药剂有点不知所措。


但是你以后都不会这样了,


因为他失踪了。







【冬日战士】

“嘿吧唧,今天感觉怎么样啊。”


「……」


他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你在那跟他单方面交流。


你是跟罗斯探员一起到瓦坎达进行交涉的医生,目前负责冬日战士的心理回复,将九头蛇给他的洗脑弄得一干二净。


“呐,吧唧,最近睡眠怎么样啊?”


「……」


“会做噩梦吗?”


「……」


你败下阵来,叹了口气。


“还是不习惯这里吗?”


「……闷」


你只好开门,让他去与那群毛茸茸的🐏进行交流。


「……你陪我。」


正当你准备收拾房间时,他抓住了你的手。


“啊?”


「晚上,陪我。」


他有点局促不安地眨了眨眼睛,似乎说话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怎么了?做噩梦了?”


你回头看着他,左臂的地方空空的,让你不禁有点心疼。


「……嗯。」


“行吧,那也要过段时间,等我和陛下报告你的情况之后。”


可是他没有等到,


因为你们都死了。







【雷神】

你是阿斯加德的一名女武神。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你现在的日常是照顾阿斯加德的大皇子。


去他的奥丁,妈的。


想当年你可是阿斯加德数一数二的大将,现在尽然沦落到要跟一个小屁孩讲故事的地步。


「所以……你不喜欢我喽…」


索尔的哭腔打断了你的牢骚,你低头看着那个小奶团子——虽说现在是小哭团子。


“没有没有,我们索尔最棒了,他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那你当我的新娘好不好。」


“好好好……啊?!”


「你答应我了!」


“我……好好好,我答应你了行吧。”


你一见他又要哭,便答应了下来。


可惜没有实施,


因为你战死沙场。







【洛基】

身为阿斯加德的时间之神,你表示自己遇上了大麻烦。


现在有一只邪神倒在你家门口,你选择……


A救 B快点救啊你在等待什么


这有选择的余地吗混蛋良心。


你一边辱骂自己的善心大发,一边将他拖回家中。


你悉心地照顾着他,以至于差点错过了和闺蜜的早茶会。


等你回来后,床上空荡荡的,只有一张纸条。


「我会回来的,傻子女神。」


上面如是写。


在你被灭霸杀死时,你还在想着这件事。

【恋与漫威】与毒液的日常

*本文为毒液x你




*私设女主名字为Ann




*第一次写漫威乙女,ooc了的话很抱歉




*可以的话下翻↓↓↓














【减肥】


“Venom,我决定了,我要减肥。”




「你说什么?!」




你看着体重枰上的数字,扯了扯嘴角。




“说认真的,毒液,我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了,不然到时候我和隔壁大O蜂茶话会的时候绝对会被说的。”




「可是我觉得肉肉的很好啊。」




“拜托,这也只是你……”




「cao起来也刚刚好啊。」




“……”




“今晚没有炸薯球和巧克力了混蛋寄生虫!!!”




「Apology!」




“no!”




「Apology!!」




“no!!!”














【亲吻】


「Ann。」




“昂?”




「什么是舌吻?」




“!!!你从哪里听来的死寄……Venom。”




「我看到你写的小说里有个叫loki的和你舌吻。」




“这……怎么说呢//////”




「Ann?」




“哎呀反正是你做不到的事情。”




「这世上没有我做不到的事。」




“不,我不想一步到胃。”




「?」














【拥抱】


“Venom。”




「嗯?」




“抱抱(づ′▽`)づ”




然后你们就上床了。














【壁咚】


「Ann。」




“什么事。”




「我想壁咚你。」




“哦……啊?”




然后你们就上墙了。














【吃饭】


“今天我拿到压岁钱了,说吧,想吃什么。”




「瓜丝儿、山鸡丁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浇鸳鸯、烧鱼头……」




“……”




「怎么了,Ann?」




“wait,我可能知道要带你去哪了。”




第二天,斯塔克旗下建立时间最久的自助餐倒闭了。




Tony:以后不许那个华裔小姑娘和寄生虫进来!














【考试】


“Venom,这道选什么。”




「A。」




“这道呢?”




「D。」




“啊啊啊~做完了好无聊。”




「那我们来舌吻吧。」




“滚!”














【睡觉】


“晚安,Venom。”




「晚安,小姑娘。」




半夜,毒液从你胸口冒出,帮你把踢掉的被子小心盖上。




我可以像坏人一样维持正义,也可以像好人一样占有你。
















不点个赞吗?

【D5乙女】他不爱你(?)

*卡反虐了,所以就重新搞了个傻屌文




*因为短小所以不要红心,但求评论告诉我一些反虐的灵感~




*撞梗致歉




*本篇cp为裘/杰/谢/范x你




*可以接受就下翻↓↓↓














【裘克】


“啊?喜欢?”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个玩具罢了。”










所以你考虑一下当我的玩具女友吗。
















【杰克】


“哎呀,真是美丽的小姐呢~”




“让我来剖开你吧~”










小姐可真紧啊~❤
















【范无咎】


“给我滚远点!”




“谁要看你这张恶心的脸。”










媳妇儿我错了轻点啊!










【谢必安】


“我和你的关系?”




“大概就是青楼女子和客人的关系吧”










所以,你考虑上位成我的夫人吗?




















傻屌使我快乐。


我愿付出真心


PS:最小的东西上有彩蛋

一下子把八十场打完什么感觉


另外今晚更新

【D5乙女】他不爱你(甜向后续)

*是http://18020300665.lofter.com/post/1edac693_12d28e9bd的后续(甜向)




*撞梗致歉




*不管是克利切还是其他角色我都是喜欢的,并没有辱骂的意思在里面




*丑/杰/谢/范/x你




*一会儿给刀吃




*接受下拉↓↓↓


















【小丑】


你已经好久没有去找他了。




裘克一边并不温柔地擦拭着自己被弄脏的火箭,一边接受着杰克与红蝶的双重劝告。




自己才不是关心你,只是被烦得头疼而已。




踹开求生者宿舍的大门,不顾其他求生者好奇的注视,径直向你的房间走去。




刚握上你的房间把手,就听见你的笑声从里面穿出。




猛的打开门,看见克利切与你坐在床上。你被他忽如其来的闯入吓到了,而克利切则将你护到他身后。




“你……你进来干嘛……克…克利切和小姐正在聊天呢。”




裘克没有理会克利切的话,像捉小鸡一样将你从克利切身后拎起来。




你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去掰开他的手。裘克凑近你的脸,在你耳边说:




“怎么,在本大爷这里讨不到好处,就把自己的大腿张开给别人了?也难怪是这只猴子看上你。”




“克,克利切不允许你怎么说小姐!”




克利切似乎是要动手,你眼神示意他住手,然后比了个手势,让他先出去一下。




克利切出去后,裘克才不依不饶地松开了手,眼睛却还是紧紧地盯着你,似乎要把你的脸看穿一个洞。




你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想要摸他的头,本以为他会生气,可他不仅没有,还蹲下来让你摸。




“那么,裘克先生,”




你坐在床上,看着那颗红色的脑袋,强力忍住继续撸的念头。




“您是否能为您突然跑到我房间还把跟我聊天的克利切先生的行为做个解释?就算是监管者,我也完全可以跟夜莺小姐说的。”




出乎你意料,那个平时嚣张跋扈的监管者突然支支吾吾地说不去话来。




“您知道吗,裘克先生。”




你闭上眼睛,似乎在讲一个无关自己的故事。




“我在来到这座庄园之前就见过您了,我当时为了看您,每次有您的演出我都没有错过,”




“很抱歉我一直烦您,但我真的很喜欢您。”




说到这里,你的声音有些哽咽,但你只是吸了吸鼻子,继续说到:




“不过以后就不会这样了,我已经打算不喜欢您了,所以您也不会再……”




未等你说完,你的嘴便被封上了,柔软的触感强迫你睁开眼睛,便看见那双金色的眸子。




一直吻到你呼吸急促起来,他才放过你,你低头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心中则疑惑其原因。




“喂,蠢女人。”




你抬头,便撞进一片金色之中。




“本大爷好像没说过我不喜欢你吧。”




“另外谁允许你随随便便就这么走的。”




“每次你的礼物本大爷都会从垃圾桶里翻出来,那个盲人哪里的本大爷也都抢回来了”




他冷哼一声,靠近我耳畔,




“本大爷的东西,不准别人看。”




“本大爷看你每天等我这么累,你干脆以后就跟本大爷住一起吧。”




他轻咬你的耳垂,感受着你脸上的升温,心中是无限的满足。




说他不喜欢你,这是不可能的,其实他在没有来庄园之前就注意到你了,只不过没有告诉你而已。




这可是个秘密哦~




















【杰克】


杰克最近明显感到你的疏远。




其实一开始注意到你,是因为当他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坏孩子”便在他脑子里炸开了。




【我想把她按在墙上曰】




【我想看她因为性欲与疼痛而娇喘】




【你看看她的锁骨,是不是特别适合刻些什么?比如说……】




【闭嘴?怎么可能啊~】




【你难道不是这么想的吗?】




为了控制住自己,他选择放你一条生路,以后只要是有你的局,从一开始的杀三放一变成了佛四。




但已经两周了,他愣是没有排到一局有你的局。




直到他临时接替裘克接了他的班,才看见了你。




【她最近再躲我们唉~不如……】




“闭嘴。”




一直到开大门,你都没有见到监管者,正心存疑惑时,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还没等你开跑,你就被杰克的一刀斩打倒在地,你一边晕乎乎地想怎么这么不小心,一边发消息让队友先走。




突然,你感到下巴被挑起,一张俊美的脸出现在你面前。




你不是没有看过杰克面具下的脸,但每次都是远远的看,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




“怎么,看呆了。”




他敲了敲你的额头,随即小心翼翼地问到: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你一愣,随即张口否认。




杰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你抱起,往大门走去。




而距离大门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他停下了。




“杰克?”




你怯怯地出声,下一秒他却吻上了你的唇。唇齿交缠,直到你脸通红才放开你。




“你知道吗,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亲吻你的嘴唇,一路向下,将你的一切都归属于我。”




“这可不是只有坏孩子才想做的哦,好孩子也是这么想的~”




他将你放下,目送你出去。




“你刚刚干了什么!”




【要是你一直磨磨唧唧的,估计牵个手都够呛。】


















【谢必安】


谢必安总感觉有哪里怪怪的。




范无咎:嫂子不要你了傻哥哥!




直到有一天收拾房间时发现了一副你给他画的画像。




心思细腻的谢七爷怎么会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只是不愿意戳破而已。




你与他不同,你只是个普通人,先不说求生者与监管者之间的差别,他已经不知道活了多久了,而你还是青春年华,他不想耽搁了你。




但是他改变心意了。




因为看到你真的开始疏远自己,谢必安反而觉得不舒服。




一边想着,谢必安一边笑看刚刚被无咎打倒在地的你。




“很疼吗,小姑娘。”




他半蹲下来,仔细查看你的伤口。




“啊……我没事的谢必…七爷。”




你抬头,笑得有些尴尬。




自己只不过跟艾玛小姐换了一次班而已,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你是不是……心悦谢某。”




尴尬的对视了一分钟后,谢必安咳嗽了一声,先开口发问。




“啊?怎,怎么可能嘛,七爷不打算把我…啊!”




谢必安将你抱起,放到了狂欢之椅上。




……果然是逗我的吗!




“跟你的队友说,谢某今天杀一放三,让他们快点修。”




“毕竟谢某还急着要回去跟姑娘成亲。”


















【范无咎】


你冷眼看着那个将你和你夫君的洞房拆的七零八落的家伙。




虽说是拆了你们的洞房,但却丝毫没有伤害到你。




对方有些粗暴地将你抱起,并不是很温柔的把你放到了一个由阴兵抬着的轿子里。




而你的亲家则是被吓得不轻,毕竟阴兵上街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过了一会儿,范无咎也上了轿子,你感觉到轿子微微摇晃起来,看来是上路了。




“你刚刚……去干什么了。”




你玩着盖头上的流苏,装作不在意地问到。




“去寻求了一下你父母的意见。”




你还想接着问,却不料他以吻封唇,直到你轻推他的胸膛才放开。




“哥哥跟我说过,”




“少说多做。”




谢必安:我去你了个范无咎,我什么时候说的!




(这边有一个小彩蛋,范无咎是在去庄园之前认识的“你”所以当谢必安认识“你”时范无咎夫人早已去世多年。)




















为什么没有鹿头呢?因为我要留着专门写一篇啊~

【D5乙女】他不爱你

*白嫖已久,前来练手


*撞梗致歉


*本篇含丑/范/谢/鹿/杰x你


*能接受就下拉↓↓↓







【小丑】

你在很久之前就见到过他。


与其他人看到哭丧着脸的小丑的反应不一样,你觉得你看到了自己。


你一次次地来看他的表演,渐渐的,你不置可否地爱上了他。终于,你决定在下一次的演出后去后台找他。


可是你没有等到这一刻。


月亮河乐园烧毁的消息令你崩溃,你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日子,没有朋友,也没有依靠。


你就这么浑浑噩噩地活着,直到有一天,你收到了一封来信。吸引你的不是巨额的奖金,而是可以满足愿望。


你便去到了那个庄园,但你从未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实现愿望——第一次游戏,你就遇到了那个人。


狂妄的笑着,在地图上肆意妄为地冲撞。


从此之后,你就成为了监管者宿舍的常客。


你会在夏日的酷暑里或冬日的严寒中等上一晚上,就为了亲生给他自己制作的礼物——虽然他们的下场往往都是被扔进垃圾桶,或是被心疼你的红蝶收起来,让海伦娜找时候还给你。


可是,渐渐的,你不喜欢他了。


是在他一次次将你付出的真心践踏残破,还是因为一次次的等待而卧床不起时呢?


但是,已经不重要了。


是时候结束这段没有后续的“恋情”了。







【杰克】

你喜欢上了一个绅士。


他会在你以为自己将要上椅子时将你抱到地窖口,会在你不小心受伤时选择佛系。


哪个女孩子会对这样的人不心存好感呢?至少你是喜欢他的。


可是你又很聪明,你知道他对你的关心也一视同仁地给了别人。


你爱他。


嘘,这是个秘密。


是一个,藏在心底的秘密。


因为你不想看他为难。







【谢必安】

作为求生者当中唯一一个华人,因为语言问题,招待你的是同为华人的一名监管者。


与你想象中的不一样,谢必安十分的温文尔雅,并没有刚进门时看到的那个带着狰狞面具的小丑一般凶恶。


后来,你也经常去找谢必安,他喜欢喝茶,你学过水墨画,在没有游戏的时候,你们俩可以这样无言的过一下午。


后来,你对他渐生情愫,但也因此害怕起来。


你不是没有暗恋过一个人,可是在那个人得知后,第二天,整个洛阳市都传遍了有家的大小姐喜欢上了王爷,而等待你的,是无穷的嘲讽。


你害怕谢必安知道后会厌恶你,于是你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既然不能接受,还不如烂在肚子里。








【范无咎】

你拥有一双阴阳眼。


因为这双眼睛,再加上你的性别,你的父母把你买到了青楼。


可是你还没有干几天,青楼上上下下就被杀死了。


别人或许看不见,但你看见了。


那个黑衣男子走到你面前,还未等他动手,你就伸手去握他的手。


他似乎惊了一下,但随后转身离开。


这一见,就令你一辈子难以忘怀。


后来,你被两位无子无女的老人抚养,慢慢的,到了嫁人的时候。


对方是一个书生,刚刚取得功名,他并不在意你的阴阳眼,而你也欣然接受了。


本该如此,


人鬼殊途。








【鹿头】

你是无意中闯入那座小屋的。


你是一个猎户的女儿,但你与你的父亲不同,你喜欢哪些小动物。


就在你不知所措时,一名男子从屋中走出,见到你先是惊讶,随即邀请你进屋。


他说他叫班恩,与你平日在父亲身边遇到的其他猎户不一样,他谈吐温和,你很喜欢与他聊天。


你经常来找他,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是你最快乐的时候。


——直到你见到了父亲口中那个惹人厌的护林员。


你不敢看他。


心里有什么地方,少了一块。








问题来了,后续是甜还是刀呢?



一周了,终于!遇到卡尔了!


本来是打算佛的,结果正好壁咚了,就干脆壁咚了一整局。


私心摄殓,不要打我啊hhhh